余石牌坊制作家牌坊

  • A+
所属分类:石雕山门
摘要

物质文化遗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建筑湖南省余家牌坊VI-677余家牌坊位于湖南省澧县车溪乡,建于清道光八年(1828)至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共费时十五

物质文化遗产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古建筑 湖南省 余家牌坊 VI-677 余家牌坊位于湖南省澧县车溪乡,建于清道光八年(1828)至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共费时十五年。东西长7.5米。此坊用汉白玉建成,高三层计12.7米,宽8米,为六柱三门四面九楼式,通体均浮、镂雕人物、龙凤、花鸟等纹饰图案,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堪称石雕艺术精品、民族文化瑰宝。现已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余家牌坊又名余家节孝坊,位于澧县车溪乡牌楼村。建于清道光年间(1833~1842年竣工),坊高12.7米,东西长7.5米,南北宽5米,全部用祁阳白石建成,计3层,上层两侧饰立体蟠龙浮雕,中部刻有“圣旨”二字;中层刻有湖南省抚部院请旨准建旌表全文。整个建筑结构严谨稳重,牌坊四面均作“八”字形。所有柱、坊及博风板上遍饰立体浮雕,有龙、凤、花鸟、人物等图案。下层石坊两侧刻有“龙翔”、“凤翥”及“双狮”图案。6根石柱下侧雕有4狮、4象、4麒麟。全坊为镂空雕刻,造型生动、工艺精湛,是全省乃至全国石雕中不可多得的珍品。被国务院颁布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建于清道光八年(1828)至道光二十三年(1 843年),共费时十五年。东西长7.5米。此坊用汉白玉建成,高三层计12..7米,宽8米,为六柱三石雕门四面九楼式,通体均浮、镂雕人物、龙凤、花鸟等纹饰图案,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堪称石雕艺术精品、民族文化瑰宝。现已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余家牌坊又名余家节孝坊,位于澧县车溪乡牌楼村。建于清道光年间(1833~1842年竣工),坊高12.7米,东西长7.5米,南北宽5米,全部用祁阳白石建成,计3层,上层两侧饰立体蟠龙浮雕,中部刻有“圣旨”二字;中层刻有湖南省抚部院请旨准建旌表全文。整个建筑结构严谨稳重,牌坊四面均作“八”字形。
余继泰之妻罗氏,夫早故,24岁守节,有二子。长子早卒,次子余日禀任州同(五品)官时,为感母养育之恩,要求为母亲建节孝坊。道光皇帝准予建坊,资金自筹。余家资产耗尽,从奠基到竣工共费时十二年,终于将牌坊建成。
老家有座牌坊很是精美,历来人们只关注它的艺术价值,最近我和我的学生对它背后的故事进行收集和整理,有所发现,愿与诸位藏友交流。
最早见到余家牌坊是在三十多年前,一行到车溪公社(旧称)参观省级水稻种植劳模金德时的实验田,那时走的是澧县到垱市的旧道,牌坊就坐落在公路边的檀木岗,劳模也在这个村。上世纪八十年后期我读了台湾籍作家高阳演绎曹雪芹家世的《红楼梦断》后,对牌坊主人罗氏老太太始心生敬意。该书第二部《茂陵秋》里寡居守节勤劳善良的朱二嫂这般诉说她们的苦楚:有位做大官人家,造了贞节牌坊的老太太七十多岁时临终交代,孙媳妇、重孙媳妇倘或守了寡石牌坊制作,最好改嫁。接着老人向围在床前满脸疑惑的儿孙们解释说,她二十二岁守寡,一直到五十岁,心还是活的;到深更半夜熬不过去的时候,黑头里抓一把青铜钱撒在地板上,再一个一个去捡,去找,满地乱摸;要捡齐了才歇手。不过等捡齐了,人也精疲力竭了,倒头就睡;一座贞节牌坊就是这样熬出来的。读后掩卷,沉思长息,打定主意,将来有闲暇时间后要写写老太太,后因公路改道,一直没有机会再次走近牌坊。不曾想这一天因病休居家而提前到来。
2005年3月5日应县文物处考古队封剑平队长之邀有幸与几位领导同车去看了常在心头的牌坊。
石牌楼余家牌坊,又名节孝坊,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其精妙绝伦的雕刻艺术和古老的文化内涵而名声远播。它位于县城西北约9公里的车溪乡牌楼村清道光九年准旌建坊,二十三年(公元1843年)竣工。牌坊平面呈三角形,高 15.7米,东西长7.5米,南北宽5米,6柱3层12殿式。上层两侧饰浮雕蟠龙,其中有“圣旨”而字,顶上置有一金鼎,现已不存。中间一层刻有“节孝坊” 三个大字,右边有石刻小篆一百余字,记载湖南省抚院请旨准建旌表全文。下 层石坊两侧雕刻“龙翔”“凤翥”及双狮图案。6根石柱下侧雕有4狮、4象、 4麒麟,意在护柱。全坊为镂空雕刻,所有柱、坊及博风板上遍饰立体浮雕 龙、凤、花鸟、人物图案。
——摘自《武陵古今》《澧州史话》 此行来去匆匆,只是在车上听封队长他们讲牌坊躲过文革劫难之事。文革以破四旧砸毁文化遗存开始,它能幸免,背后一定有高人保护,其人确有再造之功,改日一定寻访拜见。当晚早年学生任职澧县澧东乡中学的龚健夫妇来访,说到此事,小龚同样兴致盎然。刚好翌日星期天,我们相伴乘车到了牌楼村,又步行了约一公里。我们先到牌坊边小商店落脚,与老年店主攀谈,一会儿又来了两位老者,说起牌坊老人们滔滔不绝,满怀虔诚讲述祖辈口耳相传的罗老太太母子德行孝道,让我们肃然起敬。当打听牌坊文革险遭不测时,他们说:六五年造反派打砸抢闹得最厉害时,某日,一大帮城里和本地年青人还夹杂其他看热闹的人,抱着大字报,提着浆糊桶,最可怕的是几个莽汉背着大铁锤来了。一伙人大呼小叫,挥脚舞手,往牌楼上糊大字报,要“砸它个稀巴烂”。紧要关头,公安局文化馆派人及时赶到,软硬兼施,劝走了那伙人,不久县上又立了保护碑。是谁在关键时刻向县上报告的呢?老人指引我们去找守坊的廖姓老人。来到坊西南百余米处一幢宽敞整洁的农舍前,向正在阳光下闲坐的老人说明来意,他很高兴地接待我俩。屋前小池边清波荡漾,艳阳高照,满眼是碧绿的庄稼,很是恬然。老人姓廖名贻钊,清爽健旺,只少了几颗牙。他告诉我们常有顽童和愚昧之徒攀爬牌坊,也石牌坊有盗割精美石雕的歹人,老人常半夜三更巡查护卫,现在几件雕饰物还深埋在牌坊下,等候维修时拼装上。问到当年是谁报告县上时,老人说:金劳模!当时金劳模得知消息后,当即摇电话找到县里主要负责人请求迅速派人制止。不是大名鼎鼎的金劳模,谁能认识县上的人,说得上话?遗憾的是劳模早已作古,笔者之一曾有缘教授过老人家的孙男金明明,他在华中科技大学读完硕士研究生后到深圳发展。与其父县纺织厂退休干部金自洪先生电话联系,他当时在部队服当兵,后来也没听老父亲说起过。也许劳模认为这是份内之事,不值得张扬,所以知道此事的不多。窃以为劳模护卫之义举应与牌坊建造者余公同样青史留名。
最后向廖老打听罗老太太的后人和她的墓地,得知坟墓早毁,他也不知确切位置,但可到新民砖场附近打听到。临别时,老人托我们转告县博物馆,最近三年承诺的津贴他一分钱也没得到。
迎着和煦的春风,望着高大烟囱在田间小道士绕行。穿过砖场——后来得知此处出土过几件国家一级文物,这一带地势隆起,远远近近尽收眼底,果然风水宝地,难怪余氏始迁祖胜宝公400年前选择此处定居——看到一中年农妇正在团柴草,简要打听,不料开口就让我们喜出望外,她指着不远处说:“转过前面就是那块大碑。”几分钟,果然一块大石碑高高矗立在眼前,近前一看却是“始迁祖余氏胜宝公墓地遗址”。拍了资料照片,又向附近农舍走去,遇一年轻王姓后生,听说来由后他很热心地先领我们到一户高龄老人家,可惜他不知情,后又不厌其烦地带着去找另一位老人——对我们寻访至关重要的余泽元老先生,此后多次相聚合作,成为忘年交。
余老八十余高龄,余罗氏长子曰成公六代孙,老人身高俊朗,精神矍烁,谈吐儒雅,涵养敦厚。其时正与几位老友聊天,一问才知,余老是民国时师范大学毕业生,这在澧县乡下可不多见。欣然应允我们的请求,老人携两个六七岁的小孙子领着我们前往。田间小路,上坡下坎,余老步履稳健,轻松自如。行走十多分钟后来到一个叫焦田堰的地方,找到罗氏母子的墓葬遗址,拍照留念后,又绕行一段小路,一块从石牌楼未见过的汉白玉石碑端立在堰堤坡坎腰上。我们欣喜地俯下身仔细辨读碑文。碑正中镌刻:大清例赠孺人显妣余母伍老孺人之墓。右款:大清咸丰八年十月吉日。左款上首字迹漫漶不清,可辨认的为:继室生于仁宗睿皇帝十八年癸酉……亡于宣宗二十七年丁未岁四月(前者为公元1803年,后者为1844年)。我们当时都多少有些意外石牌坊制作,余老师说回去一查族谱便可弄清,因为天晚,我们只得暂时告别老人和两个可爱的小朋友。
第二天上午我们到文物处向封队长他们反映寻访情况,他们很高兴,说牌坊正在申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找到墓碑和墓地遗址将来可修复一处文物景观。可当把消息电话通报给余老师时,老人却说,记忆有误,焦田堰墓地墓碑为余曰亶余老爷的继室伍老孺人的,余老爷的墓地没记错,是在那里。余老还与我们约定,几天后再联系,一定可以找到罗老太太的墓地和墓碑。
清同治十一年修订的《余氏族谱·余母罗太安人传》记载:“罗太君者,余公(道光七年敕命儒林郎)万一配也。年二十九(澧州志记为二十四)居孀。时则君姑在堂,日夜左右之,逮于寝疾,一夕十起者年有余。不幸长君甫弱冠,复早世。当是时,夫亡犹可,子亡奈何,子孤犹可,孙孤奈何,惟太君苦节也。”《澧州志林·罗氏传》载:“道光年间,予旌建坊,氏且泫然泣下曰:闻节孝者,妇道之常,何坊焉,况演剧以庆。此庆也,氏乌乎当之?”青年丧夫,中年丧子;上有高堂卧病侍奉,下有遗孤儿孙养育;日常操持家务,守住偌大家业。非大慈大悲大德大孝之人不可为也!当乡贤族人为其“请旌”蒙恩旨允建坊时,罗老太太面对应膺之荣耀却苦苦辞谢,守节行孝,妇道人家应尽之职份。如此深明大义,母仪乡梓石牌坊制作,难怪百余年后的今天,当地老人说起老太太还满脸肃然动容。
有其母必有其子。《余氏族谱·信亭公传》记述:“公(名曰亶,字德元,号信亭)自幼有至性,晚年孺慕尤笃。以母早孀,彬士兄(名曰成)又早世,辄独力自奋,事不避难。方其为母祈福,遍于各寺进跪香,每步一拜,远及五雷山寺(湖南省慈利县境内),自正月初朔告行于祖,往返数百里数石雕十日。……公之建斯坊也,日惟思贻母合命,始而躬赴远县购一色白石(史志上称祈阳白石,但考古专家说湖南祈阳县境内并无白石,据余泽元老人听上辈人说,实乃祈阳县一大户人家购自外地后转让给余俯的),既乃无昼无夜无寒暑躬自督工……盖阅九年,始竣。而公以督工故,毁饥骨立,甫竣遂卒。……其好善乐施,终身不懈。”公举业有成,官至五品州同。购石建坊历程民间则另有神奇传说:打动凶残的江洋大盗,悉数归还两次劫掠的万金于前;感动仙姑下凡,奉送天宫牌坊图样又特遣各路巧匠争相献艺于后。节母孝子,令名远贻,嘉言懿行,感天动地。
搜集的资料越多,对罗老太太崇敬日隆。
3月14日我们又来到车溪与余老师一起寻访。半路上又邀约到一位刚听完书从茶馆出来的同样八十高龄同样健旺的余承旦老人,同样还是余氏后裔。且行且谈,不一会来到一个旧名叫小栗陇的一处涵洞处,承旦老指着说,碑就在下边。小龚当即跳下,清理洞口杂草荆棘,先是俯身读认露出一侧碑身中段上镌刻的半副对联,还半钻进涵洞吃力地辨读正面碑刻。正中为楷书大字:诰封安人余母罗老太君之墓。两旁均有密集的小楷字刻。因洞身狭小阴暗,碑身两头为骑墙遮掩又污迹斑斑而大部分文字难辨,但绝对保存完好,相当有文物、艺术、历史价值。碑身高约150cm,宽约65cm,厚18cm。我们既庆幸又难过,正拍照记录,这时来了一位持锹下田劳作的中年农友,又姓余,大名余承东,不用说与前几位同宗。他知道来意后很是热心地带我们去看老太君墓地,还告诉我们,二十多年前维修牌坊急需同质地石料,这块汉白玉碑差点被抬走改作它用石牌坊制作,被他们坚决阻拦。苍天有眼,石碑得以完好幸存至今!余承东说,这一带五十年代初以前是一片山岗,古木参天,绿水环绕,一九五八年大跃进砍树改土,推平了一公尺多,挖毁无数古墓。老太太的坟头也给平了,只是未挖出棺木。绕行几分钟后来到一块油菜田——罗老太君墓地——按常理推测,老人家还应深睡长眠在地下。茁壮的油菜苗默默无语,煦暖的轻风飒飒有声,老人家受委屈了!盛世再现,您的陵寝会得修复,它和牌坊将互相辉映,光耀千古!它们已经感动过千千万万的古人先辈,还会继续激励无数的今人后人!
《澧州志林》载:“此坊成,州文武官皆踵而贺,四方来观礼者,不下十余万人。都人士咸以为太君盛德节孝之感云。”现代社会盛赞的中国古代花木兰、佘太君、穆桂英等是保家卫国的巾帼英雄,我们长久以来多么缺失褒扬常态社会生活中孝顺老人,苦心育子,克己奉家,和睦邻里的伟大女性。和谐社会需要由千千万万个社会细胞和谐家庭构建——一个优秀的母亲就会造就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有识之士指出: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文明因子多多,积蕴厚重,是构建和谐社会汲取精神滋养和文明动力的宝贵资源。余承东又把我们一行带到他的住宅边,说来凑巧,上次给我们指路的团柴草妇人便是他妻子。他指着导水沟上的一块扁石条(上凿有大酒杯大小圆孔)说这就是你们要找的墓前桅柱,而两位随行老人却不认可,说这是余老爷(曰亶公)宅第侧门槛石。且说且行,为两根桅柱没有下落而叹惋。说话间来到一处大池塘,地上水下覆卧着不少石碑。请余承东随意板转来一块,用水稍事擦洗后显露出的精美字刻让我们一阵惊喜,右侧落款为“乾隆五十四年月日立”。望着不远处住宅阶沿上的石条石鼓正要去看,一位长发花白老者走过来问我们来由,说到桅柱,他不经意地指着石条石鼓说在那里,前些年从荒野地里抬来的。我们又是一阵惊喜,快步走过去,察看,抚摸,拍照,记录。桅柱是古时大户人家墓地墓碑前两侧竖立石料建筑,高约两米,一市尺见方,顶部蹲踞犼之类猛兽,意为守墓护碑之用。此柱上下均打凿榫头,应该还有基脚石和顶盖,中间有断裂痕(另一桅柱还在寻找中)。两只品相完好的大石鼓可惜被敲击掉龙首,不用说是文革遗留的伤痕。还有两大块古旧完好石门槛也嵌砌在阶台上。
夕阳西沉,天色向晚,我们作别老人回城。
当再次把情况反映给文物处封队长曹主任时,他们表态,一定会敦促尽早修复墓地,保护好这一份难得的文化遗产。
最近读到《随笔》上吴克敬先生撰写的《读碑札记》,很有同感。陕南纳溪河畔汤刘氏十七岁上孀居,小心育雏,终身守寡。苍天有眼,独苗儿子,诗书读得,生意做得,至老母六十大寿时,富甲一方,经族中长辈应允,延请一班江西石工,为母亲建造贞节牌坊,经年累月,仅辣椒面儿就吃了三石六斗。完工之时,仅余一方“石帽”折腾几日总戴不上,汤刘氏在一旁看了,盘点一生,扪心自问,想起初寡三年,曾见两只野狗交配而羞涩一笑,此外并无丝毫不贞之处。莫非上天惩罚那天凡心一闪念?汤刘氏俯身对着即将竣工的牌坊本欲一头撞死,讨个清白。无奈旁人死死拽住,只教焚香忏悔,割破手指滴血盟誓。如此“石帽”戴上了,但却总摆不正,就这么百余年以来一直歪着。真的是无独有偶,两个传说如出一辙,大同小异,只是余家牌坊传说的是什么中层刻有“节孝坊”的大石梁总拢不上架。我们疑心或工匠技艺火候欠佳,或工匠总到关键工序时讨彩敲榨,加上好事之徒好逞口舌生花之能,迎合污浊世俗、不良文化糟践孤儿寡母。恶意编造,伤天害理。还是读读作者一语道破点到要害的话来得痛快:“明明是人为地制造了那一个歪着的‘石帽’ ,还要血口喷人,给一个孤苦的寡妇扣一个屎盆子。为人母亲的旧时妇女,怎么就这样不如人呢?” 补记: 2005年3月19日上午我们又到了牌楼村与余泽元老人、余海林老师、余承东兄弟俩小心翼翼地把“诰封碑”发掘出土。埋没几十年的汉白玉依然光彩照人,由举人周守隆“顿首志铭并书”的墓志,书写雕刻均属精品。小楷墓志大部分笔画清晰可读,小部分漫漶难认。墓志下款有篆章两枚:一为“栋臣”、一为“流芳百世”。墓志中有一个内容史志族谱及拙文均未提到,那就是夫妻相爱“伉俪情笃”,老太太无愧传统女性完人。墓碑上部有精美的浮雕图案,朵朵祥云中,二龙翻腾戏珠,活灵活现。碑身两侧雕刻联语一副:“鸾分影郜寄歌嗣青史贞风列女堪增一席;凤衔书龙持节沐彤庭湛露兹坟自占千秋。”碑高152cm,宽65cm,厚18cm。碑基座据余承东兄(今天才得知他已年逾花甲,真乃老当益壮,“诰封碑”出土,他可算头功)讲现还在不远处水下。拍照、记录后我们又小心翼翼地让碑面朝下放倒,再覆盖土层保护。(正文及补记中碑刻文字均为繁体) 牌坊,又名牌楼,不是随便可建的。它是封建社会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所立的建筑物。牌坊中的“节孝坊”和“贞节坊”,都是对妇女守节的表彰,但表彰重点却有所区别。“贞节坊”一般表彰为丈夫守节的妇女;“节孝坊”则多用于表彰子孙成才的妇女,表彰妇女在丈夫去世后独自守节,将子孙培养成出众的人才的节孝精神。余家牌坊就是节孝坊。州志载:此地余继泰之妻罗氏,二十四岁夫故守节,养育二子。长子早卒,次子余日禀任州同(五品)官时,为感母养育之恩,要求为母亲建节孝坊。道光皇帝准予建坊,资金自筹石牌坊制作。余家资产耗尽,从奠基到竣工共费时十二年。《余氏族谱》记载更为详细:“年二十九居孀,时则君姑在堂,日夜左右之,逮于寝疾,一夕十起者年有余。不幸长君甫弱冠,复早世。当是时,夫亡犹可,子亡奈何,子孤犹可,孙孤奈何,惟太君苦节也。”《澧州志林·罗氏传》也载:“道光年间,予旌建坊,氏且泫然泣下曰:闻节孝者,妇道之常,何坊焉,况演剧以庆。此庆也,氏乌乎当之?”罗氏青年丧夫,中年丧子,侍奉卧病高堂,养育遗孤儿孙,操持日常家务,守住偌大家业,且苦辞荣誉,力阻建坊,真乃深明大义,母仪乡梓,可嘉可旌。
有其母必有其子石牌坊制作。《余氏族谱》记述:“公自幼有至性,晚年孺慕尤笃。以母早孀,彬士兄(名曰成)又早世,辄独力自奋,事不避难。方其为母祈福,遍于各寺进跪香,每步一拜,远及五雷山寺,自正月初朔告行于祖,往返数百里数十日。……公之建斯坊也,日惟思贻母合命,始而躬赴远县购一色白石,既乃无昼无夜无寒暑躬自督工……盖阅九年,始竣。而公以督工故,毁饥骨立,甫竣遂卒。……其好善乐施,终身不懈。”节母孝子,令名远贻,嘉言懿行,感天动地。澧州志林》载:“此坊成,州文武官皆踵而贺,四方来观礼者,不下十余万人。都人士咸以为太君盛德节孝之感云。”
本文版权归www.shidiao136.com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